2021年,真可谓是多事之秋

关于2021年的那些破事

距离上次更新博客已经快一年了,这一年来发生了不少事情,就按时间顺序梳理一下吧。

2020年末

这该死的大学生活

宿舍

没错,进了大学的生活并不是这么的自由自在。

首先说一下这个宿舍管理机制吧,我的学校安排了6个人为一间,也就是说我要同时和5个室友在一起生活。

那么房间的大小就至关重要,毕竟每个人要有足够大的活动空间才可以生活的舒适一些。宿舍的环境基本上就是上床下桌,桌子六个一排,桌子上面有两个床,对面是两层床,中间的过道一米不到,是很狭窄的空间。总结一下就是,在这种空间下想要过的舒适基本上不可能。
接下来就是室友了,我有五个室友,就用ABCDE表示吧。

首先见到的是A和B,A是一个粉红,在开学时就拿着手机在看抗击疫情的颁奖仪式,还在批判所谓“公知”。B是典型游戏玩家,进入宿舍第一件事就是接上电脑玩LOL,熟悉我的朋友应该知道,我对游戏的热情早在经受社会铁拳打击之后就燃尽了,所以也没有什么可以交流的话题。接下来是C,学校那边跟我讲C和我是同一个地方考出来的,是老乡,结果到那才知道原来是一个外地人为了高考转移的户口,每个月塞好几万补习才考上的(我寻思我们这学校也不算名校啊)。接下来就是D这个人了,这个人比较有意思,是一个现充,据说是一个Rapper(哈哈),当初武汉开始有肺炎疫情的时候发了一首“武汉加油”的歌赞扬各种官方正能量,批判所谓的“恨国党”被官媒吹捧,也深受A粉红的青睐,有女朋友,也有无数的追求者。那么E的话就属于是天才了,喜欢摄影,高考考的不错,但是学校给他编进优秀班级的时候做SAT卷子的时候没考好,于是又回来了。

比较有意思的是D先生,在学校的半年期间养了无数的小鱼(典型的渣男),有三四个追他的女孩子,但是他在高中有一个女朋友,是复读的。刚开学前几周还去他女朋友家里进行床上运动,他女朋友的父母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他们觉得以后时候到了直接就可以结婚了。可惜了,这货是个渣男。。在某次聚会上和别的女生出去开房还是约会被人拍下来了,而且还发给他女朋友母亲,草,这就有意思了。那位母亲大人简直是气急败坏,压着火气打电话想跟他谈谈感情问题(毕竟他也是取得父母信任的人),结果这货直接说要分手,我靠,精准踩雷。这位母亲威胁要去学校打他,后面的事我就不知道了:D。只是我的室友都是支持他的,甚至说出一些及其三观不正的言论。后面我和一些女孩子也聊到了这件事,基本上我们的看法一致,对这位母亲的行为也表示理解,毕竟女儿被祸害的这么惨,用完就扔掉,谁都不会开心。不过之后我和这些室友应该不会再遇到了也好。

基本的室友都介绍完了,那么我们看下宿舍的生活。基本上我的室友(甚至我自己)生活都不是打理的很好,A的话是衣服床铺乱堆,基本不洗澡,垃圾也根本不清理,BDE和我自己的生活还算规律,也并不是很脏乱。C先生就比较有意思了,内裤只穿一次,泡在盆里半个月才扔掉,两个月买了五六双鞋还不穿。

卫生条件放在一边,宿舍每周还要有检查宿舍的进来查违禁物品和整洁程度,嗯…不多讲了大家都知道有多烦。

熟悉我的朋友应该知道我的睡眠质量并不算好,经常失眠,周围有一点响动都睡不着。而我的室友们就是夜猫子类型的了,基本不到一两点不睡觉。那么轮到我睡觉的时候基本就是三四点钟了,第二天早八,简直要了我的老命。因为这个睡眠问题我和他们讲过很多次但是从来没有改掉过。

那么就这么凑活过下去吧。

课程

学校的课程除了高等数学之外,我几乎没有学到任何东西,包括线性代数(在后面会提到我手搓失败的渲染引擎),更不要提一堆为了(你懂的)而设置的政治课了。

英语课讲的是文化什么的,上课就是唠嗑,基本没有什么用,有点用的也就是四六级的时候报个名。

C语言程序设计我想说这个课也算是没有用的课了,老师不会编程,从基本的数据类型开始讲,思路很乱,跟着老师学习基本没有办法学到东西,以至于我的室友们作业都是让我写的,甚至考试时也让我给他们敲代码,结果最后他们的分数竟然还比我高。。(这是对他们最不满的一点了)

政治课,我的天,那个民族主义的色彩太严重了,对台下的学生也是不顾文化背景的冒犯,不多说什么了,在后面会提到一件事方便大家去理解。

朋友

大学里面还是有很好的朋友的,不过真正认识能算朋友的人不多,基本是学校的学长,我和空白师傅比较熟,他向我介绍了Y1ng师傅,也就是我的学长,然后拉进了我们学校的CTF战队里面,校队的朋友人都很不错,也很聊得来,第一次见面带我转了一圈学校的本部,体验很不错。到后面也很照顾我,很感谢这些朋友对我的照顾,不过见面时间不多,因为我们基本上是在两个校区,相距很远。

CTF与网络社交

从九月份开始我便开始在ctf竞赛上做了些工作,一开始是进入了V&N战队和师傅们打比赛,不过因为经验不足和时间缺乏,再加上社交能力欠缺,没有和师傅们有比较好的关系,到后面因为身体原因退役的时候也没有认识很多的大师傅。

2021年初

确诊抑郁症

终于到了该死的2021年,如果说上面的各种还可以接受的话,那么对于抑郁症患者的身份来讲便是一种折磨了。

因为不知道精神出了什么问题,去了学校指定的医院就诊,做了几项检查和量表,最后医生跟我谈了谈说是中度的症状,告诉我只要放假好好玩就没有问题了,当时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直到放假几周以后瞒不住了和父母讲了这件事,才去精神科医院检查,结果是各项指标都是重度,医生问我这种症状大概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才想到可能在2018-2019年的时候因为遭受网络暴力有过一次,2020年因为高考的关系也是有过很多次,直到现在是持续性的抑郁状态。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常人可以接受的生活我不可以接受了,医生叫我服药进行治疗,我也都遵循医生的指示做了,确实有一定的作用。

抑郁症患者眼里的世界

对常人而言,或许别人的痛苦对他们而言就如同吃一块面包一样简单,而对抑郁症患者而言,对于别人的痛苦,尤其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的痛苦,就如同针扎在自己身上一样疼。确诊后又继续上学一个月,最后因为一些信奉社会达尔文主义的人士的轻视和侮辱最终无法继续学业,选择了休学。
最大的刺激来源主要有两个:

  1. 某次政治课,老师公然调侃抑郁症患者没有经过“痛苦教育”,需要让他们承受更多的痛苦才能理解所谓“人生艰辛”。这种煽动性的课程和反人类的话语非但没有得到学生的不满,反而获得了一片呼声,这也是中国学生的悲哀吧。
  2. 某位信奉社会达尔文主义的人士坚持“我经受了很多的痛苦,所以我更强”的观点对我进行了嘲讽与作弄,终于受不了这种生活了选择了休学。

休学期间因为身体原因,退出了V&N战队,期间在网络上认识了很多人,不过这种网友一般心智不成熟(心理上,与年龄无关),因此受到他们尖锐的言语刺激后,病情复发了很多次,而这种行为在一般人的角度是可以理解,不过在我的角度上讲是无法被原谅的。例如我炒币时亏了5000块,很多人让我找一个高楼跳下去,还有遇到别人自杀的时候,很多人说看到尸体影响别人日常生活。这也就是当代中国网民的心智成熟程度吧,可能大部分都是未成年人。我在想,若他们经受一样的痛苦后再想当年说过的话,会不会后悔呢?也有很多的成年人对我说出很多非常不负责任的话语,我也就不在此举例了。(首先先声明,我并没有针对某种群体,而是针对的这些对我造成伤害的人)比较有意思的是他们的学历和工作都是中等甚至偏下的水平,基本都没有经历过高等教育和素质水平的培养。和后半年与其他人接触对比,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虽然很不愿启齿,但学历和社会阶层差距带来的交际障碍确实很难克服(个人认为,学历并不代表综合素质,即使学历低,只要素质水平高,便可以轻松和各种人进行交际)。若我和自己教育水平相差较大的人社交,便会变得困难,所以选择合适的人群很重要,不一定要选择高精尖的人才,适合自己就好。

2021年后半年

后半年还可以,首先参加了国赛和Defcon,然后把四六级一口气考过了,担任了一些企业的线上和线下的培训讲师,总之生活开始忙起来了。简单记录一下吧。

Defcon Final 2021

经过几个月的自闭,到了一年一度的Defcon线下时间。空白师傅和我是同一个城市出来的,经不住他的软磨硬泡就进了他的战队然后跟着他飞去了北京(没想到是r3kapig这么大牌的战队的子战队),线下因为疫情原因只有20个人左右到了县城(到后面才知道和我打比赛的都是大佬级别的人士,像是Anciety、夜影、pizza这些CTF长辈级别的人物都在)。在地铁站遇到了初号机师傅,我们三个人一块去了酒店。说实话是人生中住的最豪华的酒店了,我这属实是没见过世面。第一天我晚上睡不着,于是跟着他们打车到了京东总部,因为怕生的关系没有特别的主动和别人交谈,印象比较深的是一道Shellcode执行的题目,是根据baba-is-you改的一个游戏题目,当时队伍里都在讨论着思路。结果主办方似乎犯了一个小错误把题目提前泄露出来了,不过因为我是逆向手对于pwn几乎一无所知(我不配称自己为二进制选手)于是就没有看题,专注在一道mrubyc写的虚拟机上,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虚拟机都没有被改过,逆了几个小时pizza他们起床了,于是就丢给pizza了。

但是这时候有个巨大的问题出现了,空白一个人负责流量和复现,过于繁忙忘记紧盯流量数据导致有的题被打爆了过了很久才发现,于是我干脆写了一个监控流量的脚本在电脑上跑着。到后面越来越紧张,但是我们这里都没有输出,甚至被打爆了也没有成功的进行复现,导致气氛十分压抑。到后来我因为没有吃药的关系身体有些撑不住了于是先回了酒店,睡了以后和大佬们吃了午饭,后面的过程大佬们都在忙着挖洞,pizza甚至没有离开房间一直在忙着逆向,可惜因为我水平太低和身体状态差的原因没有帮上任何的忙。

印象最深的就是京东总部的咖啡机,冲的咖啡和热巧克力特别的香(其实医生嘱咐过我不要喝咖啡,但是太香了)。当时大概有二十多个人在一块(到后面才知道和我打比赛的都是大佬级别的人士,像是Anciety、夜影、pizza这些CTF长辈级别的人物都在)。

image-20211115224637804

image-20211115224620417

现在

Defcon可以说是我的一个转折点了,遇到了很多很好的人。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在战队中的一位土耳其人Umut,他给了我很多的学习经验和方法,不过不仅限于技术上,在各种方面我们都可以聊的来。虽然现在我对于CTF赛事也不是很积极,不过起码找回了一些学习时的状态,接下来就根据计划一步一步的走吧。目前的计划是这样的,首先要把C++ Primer Plus啃完,然后开始啃算法和编程方面的慕课,在补充基础知识的同时再复现各大比赛见过的CTF题目甚至是真实环境。希望过了2021年一切都会好起来。

在这一年写过的一些项目

  • 3D渲染引擎,是失败作品,由于对线性代数和计算机视觉知识匮乏最终弃坑。

    • image-20211115222749322
  • CSGO简单透视自瞄外挂,用的C++写出来的,比较有特色的是用到了很多Class作为面向对象的练习